九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二、第五章彩蛋合集(敲过勿买),山雨欲来,九针,爬爬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2、邬单的春梦

每个少年在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总会有那么几场旖旎的梦境。

邬单第一次梦到那个人的时候,还只是个隐隐约约的剪影,影影绰绰的,就连身形也看不真切。

旁人的梦如何邬单不知,但在他的梦境中,即便看不清样貌,梦中人却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从初梦时试探的触碰,到后来暧昧的交缠,那人的身影也越发清晰。他不常梦见他,也不能左右自己在梦中的行动,却能够十分的确定,每一次梦到的,都是同一个人。

那场梦的开头一如往常,他们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衣衫渐落,他与他十指交缠耳鬓厮磨。

他从背后进入他,炙热的性器破开柔软湿热的甬道。

这是他在梦中与他的第一次交合,细碎缱绻的轻吻自耳后落下,四周充斥着沙哑的喘息声、伴着身体律动的撞击声和黏腻的交合声。

两人同时到达顶点的瞬间,身下的人侧过脸来向他索吻,梦中的邬单看的分明,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半张脸,正是时昀予。

5、互助

邬单高二那年,时昀予中考。

考试一结束就被时爸时妈打包连人带行李扔到了邬单家,老两口出去旅游过二人世界去了。怕时昀予一个人在家饿死,特意托付了邬单爸妈代为照顾。两家十几年的交情,时昀予对邬家熟的就跟自己家一样,初三之前学习没那么紧张,留宿也是常有的事。

那个假期他一如往常与邬单同住,两人都是十五六岁的年纪,青春躁动血气方刚,早上起来的时候一人顶着一架小帐篷,一般等到自己消下去也就好了。

邬单本不是重欲的人,但当时他刚弄清自己的心意不久,每每醒来看到梦中人就在眼前,又怕时昀予发现端倪,所以连着冲了好一阵子的冷水澡。

时昀予在性方面的矛盾体质那时候已经初显端倪,平时自己在家的时候好歹还能略加抚慰,偶尔刺激得当也能稍得疏解,可这阵子在邬单家住着,再熟也多少会有些不好意思,他已经很多天没自己弄过了。

那天是周日,就连邬单也不必早起,他是被另半边床上的人折腾醒的。

意识回笼的时候只见时昀予抱着被子翻来覆去的把自己扭成个蚕宝宝。

邬单以为他是那里不舒服,便问他:“小予,怎么了?”

时昀予把脸埋在枕头里,声音也闷闷的:“难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阴风惨惨

公议熙

干翻老师

有惜千千

先奸姨妈再吃妈妈妈妈的娇美裸体我和小姨妈

我是美女老婆

混在美女如云的世界(全)

七寸花和尚

玫瑰与刀

江欲有名字

我不叫齐物lun这样就搜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