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y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不可饶恕,人间·妓子,61y,爬爬书屋),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季凡感觉自己又像回到了“人间”,被人肏的时候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捱过就好了。

眼前破碎的光斑,像上帝冥冥中劝慰他的絮语,可惜他既不信神佛也无谓耶稣或基督。他向来相信自己手里的东西,五年,他大抵就是这么过来的。

原以为周立至少在父亲的事上能帮到他,可时至今日才发现,只要金家一日掌管着议会,他父亲的冤案便一日得不到澄清。

周涵若是知道,自己的这番折腾在季凡心中全不算什么,怕是能气到拉着他殉情。又兴许他正是知道,才使尽了淫邪下作的手段,才极端地渴求一个不该存在的孩子。

年轻的男人将吻印在他唇侧,印在他脖颈,季凡简直要发笑,然而实在没有力气。他像是一件精美的器具、一具尸体、一个散发着情色味道的玩偶,静静躺在那里,任由陌生人品尝。在被剥夺光亮的时间里,他能感受到身体的屈服,似乎到了会因为触碰而绞紧后穴的地步。可那不过是恐惧的本能,他由始至终都在鄙视着周涵。

男人忽停住了顶撞他的动作,褪去往日讨好的表情,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碟片。碟片是古怪的纯青色,表面上窥探不出丝毫内容。

比之屋内令人不忍直视的各种器械,偏偏是如此平常的一样东西,登时让季凡急促了呼吸。

后背隐隐有冷汗渗出,青年迟缓地咽了一口唾沫,竟恐惧地攥紧了拳,战栗着向后边退去。可他只是个被圈在男人怀里的娃娃,身下还含着粗壮的一根性器,哪里有逃跑的余地。

周涵对他的爱,一直都是与毁灭并存。从第一次在“人间”相遇,这种毁灭的倾向就被逐渐放大、落实了。他确实爱他,不过爱的是被人轮奸到夹不紧精液还试图维护别人的他,爱的是被塞住口鼻无声哭泣却难以挣扎的他,爱的是赤忱的希望一次次被人碾碎还不知悔改的他。

他恨周立对他的独占,其实是想他永远留在任人折辱的地位而已。想他永远是被人踩一脚就会软下去的妓女,想他这辈子戴着面具迎合年迈臃肿的客人。

碟片里有两段影像,一段拍摄于秋死的现场,一段拍摄于季家被问罪的现场。

直到此刻季凡才得知,秋停止呼吸那天,屋内的人就是周涵和明笙——是啊,除了“人间”真正的大老板,还有谁能在玩死店里的人以后不声不响地消失呢。他早该怀疑的,但怀疑了又有什么用呢?

视频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从浅浅的笑到压抑痛苦的呻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全天下为我火葬场

BKB

食蜂之愓(食蜂之荡)

uruz

各自成瘾

白鸦

[总攻]每一款我都喜欢

NicoXD

(gl)和舞蹈老师doi之后

爱吃肉肉

没腺体是残疾

不止万